P5252302.JPG     

大學三年,我有幸遇上 K 作我的宿舍室友。
「遇上」這個詞並不準確——她與我讀同一所小學和中學,十三年來都同校,其實早已彼此認識。
說「彼此認識」又不準確——十三年來我們幾乎沒有交談過。
後來我們奮力回想,其實中三那一年我們甚至是同班同學,可是,應該還是沒有交談過就是了。
要說大家沒有交匯的地方嗎? 又更加不準確——我們曾經合作進行創作,而且得獎......
中七那一年,經過我和她都熟悉的同學 J 的湊合,三人組成一隊,參與文學創作比賽。
那年頭資訊科技正火熱,當年的文學節主題就是「網上文學」——把經典文學篇章化成吸引學生的網上遊戲。
熱愛文學同時是電腦盲的我,專注負責文學部份;
修讀理科精於電腦的 K,專注負責編寫軟件程式;
J 則在中間協調整理,兩邊溝通。不難的不做,我們選用了李白的《蜀道難》做文本~^^
結果出乎意料,我們得到了那一屆文學創作比賽的冠軍。
領獎並簽合約售出版權時,三人在校外碰頭過一次。這就是我與 K 十三年間僅有的重疊部份。

考進大學之後,我所歸屬的學院容許住宿學生自行選擇室友,之後一同抽籤房間。
我不打算自己選室友,還在幻想命運會把我帶到什麼人的身邊,家裡電話就響了:
「伊藍嗎?」是 K 打給我,「我看見你的名字也在宿生名單上,不如我們做室友吧。」
這樣的時刻,斷沒理由跟人家說:「不好啦......」於是我答應了。
對大學生活滿腦子 Fantasy 的我,心裡不無失望;更多的是不自在——
跟親密好友同房的話,自然會天天無話不談,出入皆雙;
跟不認識的新朋友同房的話,則會交換很多話題,彼此嘗試熟絡起來交朋友。
那麼,跟基本上算是認識,但其實與不認識沒兩樣的人同房,到底是怎樣的關係?......

最初一整年,的確跟我想像的一樣冷清。
我們每一天除了「我出門了」、「我回來了」這兩句話,就再沒有交談了。
我們各自去上課、各自煮飯各自吃、各有課外活動、各自有朋友圈、各自回家又從家中回來,並不相問。
有時候,我們碰巧同一時間去煮飯,還會出現並肩站在廚房但各煮一份餐,然後各自吃掉的情景。

我想靠近一點,可是總是開不了口由頭開始交朋友——難道由「你有什麼興趣呢」開始嗎?......
於是,日子就這樣安安靜靜的過了一年。

P5252287.JPG

一年級將近尾聲,第二年的宿位開放申請了。
當時我與同系的同學組成了會社,經常要開會、聚會、一起做手作呀單張呀之類;
會社中大部份成員都住另一間宿舍,每次聚會完結,我都一個人離開,走遠遠的路回自己宿舍。
於是,我決定第二年轉宿,申請同學們所住的那棟宿舍。

「明天就是宿舍申請的截止日了,你交表格了嗎?」有一晚 K 問我。
「對,我明天就去交;另外...我的同學都聚居LSP宿舍,所以我會申請住LSP啊。」我說。

第二天晚上回到房間,K 說:「我也申請了LSP宿舍了。」
說的時候平平淡淡,臉也沒有偏離電腦螢幕。

淡然的口氣,卻給了我莫大的感動和震撼——
我這個壞蛋,想轉宿的事從來沒有與她商量過,也沒有請她與我一起搬的意思,更甚的是人家前一夜問起,我才說了;
她卻不作追問,甚至截止申請當日都沒有與我再三確定,就那麼有信心的改了自己表格交了......

新的宿舍,距離她上課的地方遠了一大截,比我們原本住著的宿舍老舊十多年。她卻二話沒說跟我搬。
這個舉動,讓我決心此後都與這個人同房作室友。

P5252301.JPG

第二年,我們一樣安安靜靜少言少語的過我們的日子。可是我不再不安。
我們一樣禮貌地互相告知「我出門了」、「我回來了」,
但漸漸也有了多一點分享:「我去練琴」、「我出去跑步」、「我回家了,週一早上才回來」......

第三年,我們留在同一棟宿舍,繼續當室友。
這一年,我們偶爾的碰對了時間,會一起下廚——其實是她煮給我吃,因為大學時我尚未會煮飯。
(我大學三年都是煮冷凍餃子和麵條,或者吃麵包;K 卻調味料一大堆,一個人吃都會炒菜煲飯)

三年間,K 跟我最最恐懼的海洋生物打交道 (經常我連她的電腦螢幕都不敢看,怕嚇壞自己);
我則埋頭研究家庭關係。兩個人說起各自的論文,多數都毫無共鳴~

三年間,經歷過她家人的過世,經歷過我在戀愛中的得得失失;
南轅北轍的兩個人,一個理性安靜沈默哀傷,另一個敏感脆弱大哭大叫,
雖然無法以同一種語言安慰或保護對方,卻也默默地以同行同在,陪住了彼此的傷痛時刻。

三年間,我們對於彼此有著其他人都不容易探見的了解。例如奇特的習慣......
我的室友每逢考試前夕,必定整夜捧書,讀書的方法是:讀一會、睡一會,直至天亮。
我最初不忍她這樣夜讀,總是忍不住叫她睡吧睡吧,她正色的向我說:
「深層睡眠的過程裡,夢可以替大腦重組編排各樣輸入其中的資訊,醒來後就非常有系統的記住了。」
留下我目瞪口呆。
而她的室友我,每逢考試前夕,必定放棄讀書,早早關燈上床睡大覺。
關於這一點,永遠沒有相信我的人,大家都深信我口裡說不溫習,其實背著大家懸樑刺股。
唯獨我的室友可以為我作證——「伊藍她真的每逢考試就去睡覺。」

大學畢業的時候,K 是我各樣不捨之中,很重要的一角。
原來無聲無息之間,關係也會漸次深厚。

同住三年不簡單;
想起自己是個多麼難處的女子,對於與我共住那麼久卻從無爭端的 K,心裡感激不盡。

P5252299.JPG

畢業之後,K 進入研究院,碩士博士一直攻下去,繼續與她的魚呀蝦呀玩遊戲。
因著讀書和四處搜集標本,她總是四處在飛。
我們見得不多,說話也依然的少;可是我們會偶爾聚聚,待在一起,深知彼此關係依舊。
我約定 K 要她作我的伴娘,我結婚時,K 特地從外國飛了回來;
我去澳洲的時候,K 在當地讀書,我們也抓住了可以相見的時間,在城市中逛了兩天。

去年的這個時候,K 回到香港,在我們的母校繼續當研究員。
我想在她生日前後約她,大家卻都忙碌到爆炸,時間表天天排滿——
最後,我們在她生日的當天早上,吃早餐慶祝~^^
我在匆忙中做了這個蛋糕給 K。因為太過急躁,蛋糕其實沒有做好。卻吃個清光。

轉眼又一年。妳的生日我都記住。生日快樂。愛你,感謝你。



抹茶花紋戚風蛋糕 Matcha Swirl Chiffon Cake

食譜來源:參考及修改自Carol自在生活

材料:(3.5吋蛋糕,非中空)
蛋黃麵糊——
蛋黃......1顆
砂糖......6克
油......8克
牛奶......10克
低筋麵粉......18克
粟粉......4克
蛋白霜——
蛋白......1顆
檸檬汁......1/5茶匙
砂糖......8克
抹茶花紋——
抹茶粉......1/2茶匙
溫水......3克
飾面——
抹茶粉......適量

* 我做兩個蛋糕,所以相片中所見的材料份量,會比這個材料列表的多~



做法:

蛋黃麵糊——
麵粉和粟粉過篩 (圖一)。蛋黃和砂糖放入盤中 (圖二),用打蛋器攪拌至充滿泡泡 (圖三)。
加入油 (圖四),攪拌均勻 (圖五)。分次交錯加入牛奶和粉類,攪拌成均勻麵糊  (圖六~九) 。
6-1 紙包蛋糕.jpg
小黑貓嘮嘮叨叨:
交錯地加入液體和粉類,更易攪拌混合~



蛋白霜 & 混合麵糊——
蛋白加入檸檬汁及少量砂糖 (圖一),以電動打蛋器打散 (圖二)。
轉高速打發,出現大泡沫後,加入一半砂糖 (圖三);泡沫綿密膨鬆後,加入餘下砂糖 (圖四)。
繼續打發,至蛋白霜尾端呈尖峰狀 (乾性發泡) (圖五)。
將1/3的蛋白霜加入蛋黃麵糊中 (圖六),以膠刮刀翻拌均勻 (圖七)。
將麵糊倒回剩下的2/3蛋白霜中 (圖八),續以膠刮刀翻拌均勻 (圖九)。
玫瑰伯爵戚風蛋糕.jpg
小黑貓嘮嘮叨叨:
冰冷的蛋白較易打發,分蛋後可以將蛋白先放回冰箱 (我有時會放冷凍庫,但如果擔心手腳慢就不要了~)。
蛋白的部份不要沾到蛋黃、水,或油份,否則很難打得起蛋白霜。
酸性物質加入蛋白中可以穩定蛋白霜的結構,不易消泡。
分次混合蛋黃麵糊和蛋白霜,可以逐漸拉近二者的密度,更易混合均勻而減少消泡情況~



抹茶花紋、烘烤 & 飾面——
溫水倒入抹茶粉中,混合均勻成抹茶液 (圖一),灑入麵糊上 (圖二),大致翻拌一下 (圖三)。
麵糊倒入烤模中 (圖四),表面抹平整。送入已預熱至160度C的烤箱,烤約30分鐘 (圖五)。
出爐後,立刻倒放蛋糕 (圖六),放涼至完全冷卻。涼透定形後,翻正蛋糕 (圖七)。
以小刀刮過模邊與底板,脫模 (圖八)。灑上抹茶粉作裝飾 (圖九)。
5-26 抹茶戚風蛋糕.jpg
小黑貓嘮嘮叨叨:
加入抹茶液之後翻動幾下就好了,因為入模時還會繼續混合,混合過度就會失去花紋。
如果使用正式的戚風蛋糕模 (中空模型),出爐後可以翻轉蛋糕,架在酒瓶/倒扣架上放涼。



親愛的同房,很感激你當日打電話給我,讓我成為你的室友,這真是給我的祝福。
長大了許多之後的今天,我深深體會到,若能在對方面前真真實實做自己,沒有要擔當什麼角色的虛假,這才是最美好的親密關係。

P5252289.JPG

創作者介紹

小貓伊藍

小貓伊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